关闭
无障碍
繁体
简体

小记者“走读翠湖”探寻城市的红色记忆
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来源:云南省图书馆

9月11日,50名“小记者”在北门街上海市人民政府驻昆明办事处门前集结出发,参加“走读翠湖”之“走近李公朴、走近闻一多”活动,探寻昆明的红色记忆。

此次活动由云南省图书馆、云南经济日报社 、华山街道党工委联合主办,孩子们徒步走访了翠湖附近的历史遗址,包括北门书屋、李公朴先生殉难处、闻一多顾居、闻一多先生殉难处等,一路聆听云南省图书馆研究馆员杨梅老师讲解李公朴、闻一多两位先生的生平故事和他们为追求民主、探求救民救国道路并为之英勇奋斗、献身的光辉事迹。小记者们通过现场考察历史遗址,瞻仰两位先生的殉难处,从尘封的历史中找寻红色记忆,并理解、感悟两位先生的精神遗产,建立民族自豪感、城市荣誉感。

 

第一站:北门书屋

北门书屋坐落在北门街东南端,是一幢坐东朝西的中式二层砖木结构建筑。这里原是昆明工商界著名士绅、昆明商会会长李琢庵的私产。抗战期间,李公朴先生阖家来昆后,1942年12月迁居于此,并创办“北门书屋”,后来还成立北门出版社。楼上两间为卧室和书房,楼下两间临街铺面开设为书屋,主要出售中外文学名著和进步书刊,深受进步青年和爱国师生的欢迎。同时,书屋还云集了闻一多、楚图南等著名教授、诗人、作家、科学家、爱国民主人士等探讨学问、抨击时政,形成抗日大后方的文艺“沙龙”。1946年7月11日晚,李公朴被国民党特务杀害后,“北门书屋”和“北门出版社”被迫停业。

 

第二站:李公朴殉难处

1946年7月11日晚饭后,李公朴偕夫人张曼筠外出访友,代友人商借音乐场所,赴大光明电影院观戏。散场时约九点四十分,李公朴夫妇到南屏街公共汽车站等车,有三个着黄色军便服的人围站在李公朴夫妇旁,上车后,还坐在二人座位旁。车到青云街口,李公朴夫妇下车,三人也尾随而下。李先生急行到学院坡叉路,上坡才走了四五步,一声不大的响声之后,李公朴倒在路旁的泥泞中,呼叫“我中枪了!”夫人走近,才知道先生遇刺,大呼“捉人啦!枪杀人了!”当时有几个青年学生路过此处,约了市民将李公朴送到北门外的云大医院,当时约夜晚11点。云大医院立即进行抢救,经检查及开刀,发现子弹是从左后腰射入,从右前腹穿出。李公朴到医院时意识尚清醒,说“我早有准备了”“全为民主!全为民主!”并痛斥统治者“卑鄙!无耻!”至12日凌晨五点二十分抢救无效去世。

在李公朴先生殉难处,孩子们认真听着杨老师的讲解,并不时低下头记录着,随后,在老师的带领下,为李先生献花并在殉难碑前默哀。

 

第三站:闻一多故居  闻一多先生殉难处

闻一多故居位于翠湖西北部的西仓坡。1944年,西南联大在西仓坡建盖好教师宿舍,闻一多一家搬到此处居住,现今只剩下一堵墙。先生殉难处就在附近,立有石碑,围有石裙,显得朴实厚重。1946年7月11日,著名民主人士李公朴被害于学院坡,7月15日下午,在云南大学至公堂召开李公朴悼念大会。当李公朴夫人张曼筠女士介绍李先生被害经过、泣不成声时,闻一多拍案而起,怒道:“这几天,大家晓得,在昆明出现了历史上最鄙卑、 最无耻的事情。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,竟遭此毒手!他只不过用笔、用嘴,写出了、说出了千百万人民心中压着的话……我们要象李先生一样,前脚跨出大门,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。”会场响起了暴风雨般的掌声。会后,闻一多又前往府甬道《民主周刊》社,向新闻记者和各界揭露李公朴被害的事实真相。结束后,闻一多和长子闻立鹤相伴回家,就在离家十来步之处,遭国民党特务暗枪攒射,身受数枪,溘然长逝,年仅47岁。直到今天,说起爱国诗人,我们还是会想到闻一多先生,他留下的经典爱国诗篇、烈火般的赤忱永远留在了人们心中。

西仓坡设立了“闻一多先生红烛文学艺术走廊”,展出了闻一多先生的诗歌、篆刻、绘画作品等。孩子们边走边看,看到熟悉的文章,便在旁边轻声朗读起来。在闻一多先生殉难处,孩子们听到了先生《最后一次演讲》的故事,默默地缅怀闻一多先生。

 

第四站:云南省图书馆

小记者们回到云南省图书馆前院广场,在馆前学习、朗诵闻一多先生的《七子之歌——澳门》、《祈祷》等诗作,并交流此次活动的心得体会,为此次活动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(地方文献部)